最新租人平台

瘋狂的麥克斯2

動作 科幻 驚悚 冒險 科幻片  澳大利亞  1981 

主演:梅爾·吉布森,布魯斯·斯賓斯,弗農·威爾斯,維吉尼亞·海伊,威廉·扎帕

導演:喬治·米勒

相關搜索: 瘋狂的麥克斯2游戲 瘋狂的麥克斯2在線觀看高清完整 瘋狂的麥克斯2在線觀看完整版 瘋狂的麥克斯2電影 mp4 瘋狂的麥克斯4網盤 瘋狂的麥克斯二免費觀看 瘋狂的麥克斯狂暴之路百度云未刪減 瘋狂的麥克斯狂暴之路百度云資源 瘋狂的麥克斯2劇情概要 瘋狂的麥克斯1下載6V

高速云播放

高速云M3U8

劇情介紹

《瘋狂的麥克斯2》 - 瘋狂的麥克斯2游戲在未來,因為戰爭和資源的枯竭,建立在石油之上的工業社會陷入崩潰,人們為了汽油展開生死爭奪,這是恐怖如地獄的末世景象。失去了朋友和親人的麥克斯(梅爾·吉布森 Mel Gibson 飾)以車為家,繼續和公路騎士們無休無止的戰斗。然而因為他的V8失去燃料,麥克斯只得離開公路,在一個陷阱獵手的指引下,前往一處石油鉆井尋找燃料。荒漠中的人們,為了保衛鉆井,建立了防御設施對抗騎士休曼格斯一伙,麥克斯從騎士們手中救出了一位奄奄一息的鉆井保衛者,結果反被鉆井守衛者們扣留,而此時,休曼格斯率領手下將鉆井團團包圍,危急關頭,麥克斯設計對抗休曼格斯……

導演與制片廠不合,續集遙遙無期,你覺得《瘋狂的麥克斯》系列電影怎么樣?

好看!特別值得看!光是這一系列能夠拍出來就證明這部電影真的很值得觀看!這個系列是從1978年開始的。首先是公路勇士麥克斯與飛車惡煞進行較量。麥克斯重創了飛車黨當然麥克斯也付出了代價就是失去自己的妻子,傷心欲絕的麥克斯與飛車黨決一死戰最后正義戰勝邪惡。這是第一部的大概。我其實很喜歡這種電影,雖然有些英雄主義但是整部電影也不會說正義不會有犧牲。其實在正義與邪惡的斗爭中,都會有傷亡。第二部是第一部的延續。麥克斯帶著自己的狗狗在這片大陸上漂泊,飛車黨這個時候把他們的目標對準了一個有石油的城寨。麥克斯不忍心看城寨被飛車黨搶奪于是伸出援手。而且麥克斯擊敗了飛車黨的頭目。其實這部電影也算是電影《北斗神拳》的前傳吧。第三部就是麥克斯因為一身的好本領被女皇聘為一名雇傭兵。這次麥克斯的任務是消滅智武者。但是在麥克斯成為雇傭兵之后卻遭到了女皇的手下巴斯的驅逐。從而引發一系列的事情。第四部就是一部全新陣容的電影,在2014年上映,主要的劇情還是麥克斯克服重重困難戰勝邪惡的故事。之所以把一系列的電影劇情說一下是因為每一部都非常的好看,特別是第四部《瘋狂的麥克斯》不管是特效還是剪輯都太棒了!!!真的就是大片的感覺了,不!比大片還好看,那種看的人腎上腺素飆升的感覺真的很刺激!所以如果你喜歡看這種電影,別猶豫了,去搜一下這部電影吧~



瘋狂的麥克斯影片有多長

一開始是交代末日設定,能源危機,石油戰爭,水戰爭,熱核的使用導致人類茍延殘喘,人類過了半衰期,土地酸化,再也無法種出作物…… 男主麥克斯Max登場,“我的名字叫麥克斯。我曾是個除暴安良的警察,在公路上掃除禍害。現在,我的世界是火和血。人們最后只剩下一種本能:生存。世界已經崩塌,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崩潰,很難說清誰更瘋狂,是我,還是其他人。”迅速交代他的背景,曾經沒能拯救很多他在意的人,而那些死去的人一直在他最深的意識中糾纏他,他被迫同時逃避追逐他的活人和死去的人們。 鏡頭一轉他就被抓住。紋身的意思是“O型血,全能強效供血者”,要烙印的時候Max跑了,蒼白的戰爭男孩(War Boys)追逐他。那個從堡壘上掉下去男孩大吼“Witness!”,直譯是“見證”,意思是他壯烈成仁了讓其他人見證他進英靈殿。 大將軍Furiosa登場,要跟隨她出發去煉油廠的戰爭男孩們喊著“沖鋒!沖鋒!沖鋒!神風敢死隊!”“我們要去帶回石油!”“石油!”“我們要去帶回可口凈水!”“可口凈水!”“我們要去帶回母乳!”“母乳!”“沖鋒!沖鋒!沖鋒!” 眾人高呼“不死老喬”(Immortan Joe),老喬登場,“我們又一次派出我們的戰爭車隊,前往煉油廠為我們帶回石油。首先我要祝福我勇敢的將軍Furiosa,然后我要祝福我的戰爭男孩們。”“我是你們的救世主,在我的旨意下,你們將從塵土中崛起。”接著不死老喬開閘放水,又關閘門,“不要對水產生依賴,當它短缺時,它會使你心生怨恨。”車隊出發。   老喬回到了堡壘內部,那個畸形侏儒和那個喝了一口母乳說“很純”的癡呆壯漢Rictus都是老喬的兒子。老喬下令通知煉油廠車隊進發了。堡壘高處閃爍著莫爾斯碼。 出發不久后,Furiosa改路線,她副官問她“老大,我們不去煉油廠了嗎?”“是要先去工兵農場?”,Furiosa說“我們向東”,副官說“我把命令傳達下去”,“新命令,向東走!這不再是補給任務了!”“為什么?”“我不知道,這就是命令!” 堡壘內,維修師說,“一個戰爭男孩快不行了,把那個強效全能血袋拿過去!”血袋指Max。   老喬的畸形兒子發現Furiosa改路線后問老喬,“老爸,你的愛將偏離預定軌道了,這事你知道嗎?”老喬看過望遠鏡后急忙轉身往堡壘內部走去。壯漢兒子Rictus湊近望遠鏡,“讓我看看”,畸形兒子“Rictus,你去看看老爸在煩些什么!” 老喬進了金屋藏嬌之地,地上墻上寫著“不能讓我們的孩子成為軍閥”“是誰扼殺了世界?”“我們不是財產”,老婦人Giddy仍在,對老喬說“她們不是你的財產,你不能逼人為奴”,老喬問Giddy“她帶她們去哪兒了?”,Giddy“離你越遠越好,不是她帶他們走,是她們求她的。” 戰爭男孩們沸騰了,有資格開戰車沖鋒的戰爭男孩們紛紛去拿方向盤,喊著“沖鋒!沖鋒!沖鋒!”“永生老喬,我把我最高的榮耀獻給你。沖鋒!” 此時血袋Max正在給一個戰爭男孩(也就是Nux)補血,“發生了什么?”“Furiosa叛變了!”“她做了什么?”“她擄走了不死老喬最愛的東西,他的種母!”然后Nux發現Slit拿了他的方向盤,截住他說“這是我的方向盤!”“今天我要沖鋒開車!”“你是我的投手!”“我剛剛給我自己升職了!”然后維修師插入“你都只剩半條命了,站都站不起來。”Nux說“我不要在這里軟弱地死去。我只需要補血,補更多的血。”“沒時間了!”“把我的血袋帶上,綁在車前!”Slit望了望Max,“可他帶著口器,看上去性子很烈。”Nux說,“是啊,我輸得可是野生烈性血!如果我要死,也要死在狂暴之路上青史留名。” 出發后第一段追車戲,Max的臺詞陸陸續續是“你們欺人太甚!”“混蛋!”“不但要我的血,還拿走了我的車!”“小心我的頭!” 期間老喬和Nux對視了一眼,Nux對Slit說“不死老喬看了我一眼!”“他在看你的血袋!”“不,他轉頭直視了我!”“他在環顧四周!”“他看了我一眼,至高的榮耀在等我,我命中注定要進入英靈殿!英靈殿!” Furiosa副官問Furiosa,“堡壘有車隊出發了,他們向煉油廠和工兵農場發送了增員信號。這次任務到底是什么?我們是先鋒,還是誘餌?”Furiosa回答,“我們只是在繞路。”之后便是混戰。因為Furiosa偏離預定車道后駛入了刺猬幫(我覺得很像刺猬就叫他們刺猬幫了XD)的的地盤,所以是三方混戰。 混戰中有個戰爭男孩Morsov受傷,Nux喊“站起來,你能行的!”,于是男孩往嘴里噴了白漆喊著“見證我!”(“Witness me!”),而其他戰爭男孩們也興奮地高喊著“我來見證!”“Witness!”Morsov縱身而下與刺猬幫同歸于盡了,然后其他戰爭男孩一遍嗨一遍評論“挺平庸的啊,Morsov!”“不怎么壯烈!!!”("Mediocre.")【對他們來說能夠為不死老喬戰死是非常至高榮譽,死后可以進英靈殿重生】 Nux車胎爆了,于是讓Slit把Max移到后面保持平衡,Max把Slit踹了下去。踹下去的過程中Slit脫走了Max的一只靴子。接著Furiosa就把大家引入了沙暴。 沙暴內,Nux不由自主興奮道“多棒的一天,多么美好的一天!”(“What a day!What a lovely day!”),然后放汽油,往嘴里噴了白漆,轉頭對Max說:“血袋,見證我吧!我就是那個以最璀璨奪目之姿,直奔英靈殿的人!”“我活著,我死去,然后我重生!”(“I live. I die. I live again!” 生而赴義,死而重生)Nux點火和Furiosa打算同歸于盡,最后關頭被Max阻止。 沙暴結束,Max發現自己和昏迷Nux被鏈條連在一起,無法掙脫,這時Max發現了妻子們,于是只好背著Nux走向他們,順便脫了他一只靴子來穿。妻子們說她們要去“綠洲”“眾多母親的綠洲”,并發現追兵已近。Max和Nux聯手制服了Furiosa,Nux很高興,說榮耀屬于他們,屬于Max。Max讓Nux剪斷了鏈條,要回夾克衫,而Nux表示別說夾克衫,血袋你要什么都行。 Max打暈Nux后,又打傷Splendid,獨自開車離開(也許是不想打傷她的,但無奈槍法準心太爛XD),Furiosa問Splendid傷勢如何,Splendid回答說“很痛”,Furiosa告訴大家“在外面就是這樣。如果你們不想死,就聽我說的做。拿起你們能拿得動的東西,跑。”不久Max發現油罐車熄火,Furiosa跑近解說道,“死火裝置,我自己設的,除了我誰也開不了這車。”“你上來。”“她們也要一起。”“那我們等吧。”“你以為那個混蛋會對你心存感激?你可傷了他的財產。你現在有一輛戰爭機器油罐車,還領先五分鐘。”Max不理她。“你還想不想把面具拿下來?”Max妥協,Furiosa上車并給了他一把小銼刀。車上妻子們給Splendid包扎傷口,Toast白眼道,“你打傷誰不好,那個可是不死老喬的最愛。”Max順手搜刮了車上的各色武器。大家發現食人蟻和工農兵正從兩個側面夾擊他們。 車出狀況,Furiosa說“估計是油槽出了問題”,Max說“我去”。 Nux爬上油罐車想殺Furiosa未遂。Furiosa想殺他,被妻子們阻止,“住手!”“你不能殺他!我們說好的,避免一切犧牲。”“他只是個戰爭男孩,過了半衰期的戰爭男孩!”“他想殺了我!”“我們不能殺他!”“你們背叛了不死老喬。”“他就是個混蛋,你被他騙得團團轉!”“我們不是他的財產!”“只有他才能給我們榮耀。”“靠給我們烙上烙印?”“是誰扼殺了世界?”然后Nux就被推下車了。 接近山區,Furiosa讓大家回去躲好,“你們快下去,我只能一個人通過,這是說好的。”Max讓Splendid留下。Furiosa問Max,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Max不說,Furiosa“那我等下喊‘蠢貨’你就開車。”接著把開動機關告訴了他。 到了山區,Furiosa下車,“給你們的三千加侖的汽油,都在這里了。我把鏈條解開,你們等下制造山崩。”“你說的是可能會有些追兵,現在可是三方人馬!”“是啊,我運氣不好。”然后喊了“蠢貨”。摩托車隊一遍喊著“那是我們的汽油”追擊Furiosa一行人,一邊制造山崩堵住了不死喬的來路。 不死老喬沖鋒隊被山崩堵住,兵工農場主嘲笑道“搞不定女人就心事動重。”“都是為了健康的后代。”老喬親自開了翻山車,此時有人匯報“這邊有個戰爭男孩說他之前在油罐車上!”不死喬“讓他上車!”Slit表示他有血袋的靴子,但沒人理他。 老喬開車追上了油罐車,Nux自薦,“我會把這把錐刀刺進她身體,留她最后一口氣讓您來動手。”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我叫Nux。”老喬拔下自己的配槍給Nux,“不,你直接殺了她,然后我會親自背著你通過榮耀的大門,進入英靈殿永生。”“您是說榮耀在等待我?”“是的,至高的榮耀在等待你。你將進入英靈殿大門,絢麗又奪目。”老喬親自為Nux噴了白漆,“Rictus,助他上油罐車!”Nux上車就摔了,老喬自言自語“真是個蠢貨。”("Mediocre.")接下來又是一場追車,Splendid在為Max切斷夾住手的鏈條后摔下車去。妻子們讓Max掉頭回去救她。Max說“不。”“我看見她被車輪碾過。”Furiosa問道,“你親眼看見了嗎?”Max重復道“我看見她被車輪碾過。”于是Furiosa說“我們繼續向前。”(但其實車輪碾過這幕應該是Max的幻覺) Fragile崩潰,向追兵跑去,“他會原諒我們的!”其他幾位妻子在她身后追她想攔住她,“我們不能回去!”“我們不是財產!”“我們為什么要放棄舒適的生活,他對我們很好。”“我們不是財產,她就是這么教我們的。”“現在她死了!”這時Furiosa打死了追兵,斷了她后路。Fragile對著遠方喊著Splendid的名字“Angharad!” 一路向前,Max開車,Furiosa去檢查引擎,Toast數剩下的武器,紅發女孩Capable主動請纓去后面負責瞭望,瞭望時她發現了Nux,“你怎么在這里?”“我的血袋開車裝死了不死老喬最愛的種母。他不會原諒我的。每次我錯過榮耀,我都覺得那是為了日后更大的成就。我成為了維修師,現在能夠開沖鋒車。”“三次,今天我有三次機會得到至高的榮耀,英靈殿的大門正為我打開。”“什么大門?”“英靈殿的大門,我可以和英靈們永生同行,和先烈們相伴共餐,絢麗又奪目。”“但我說你命不該絕。”“就算Larry和Barry不再侵蝕我,我也會死于熱病。”“Larry和Barry是誰?”“我的腫瘤,Larry,Barry。”Capable陪Nux一起躺下來。 Angharad撞車被老喬搬回車上,醫生“喂,不死老喬,你女人快不行了。”“那孩子呢?”“孩子也沒聲音了。”“剖腹,剖出來。””不行了。”“是男孩嗎?”“是的,如果再多一個月,就是個健康的男孩。Rictus,你的小弟弟死了。”Rictus對著大家宣布,“我本來有個弟弟了,我本來有個弟弟了,他四肢健全,非常健康!” 夜間追殺戲沒什么臺詞,兵工農場主對不死老喬不滿,于是單槍匹馬追了過來,瞎了之后喊的是“我是正義的化身,生死的判官。”總之就是一堆很中二的話。 被兵工農場主追擊時,Nux幫忙開車,Furiosa問“他怎么在車上,你們不是把他推下車了嗎?”Capable解釋說“他說他可以幫忙!”“他是黑手(戰爭男孩的手是黑色,表明懂開車和修車),他知道怎么開車。”Nux“我要把車開到那個高東西前。”Capable“他指那棵樹。”“對,樹。” 計劃成功后,Nux說“我從來沒想到能做這么絢麗奪目的事。”并說引擎“又熱又渴”,需要降溫,Max讓Furiosa“往前開半公里”然后拿著一桶汽油要走,Furiosa問“如果引擎降溫后你還沒回來怎么辦?”Max說“那你們繼續開。”Toast問,“你覺得他想干嘛?”Furiosa答道,“先下手為強。”后來Max成功干掉敵人拿回了武器和方向盤,順便幫Nux帶回了一只靴子。 開過了沼澤,第二天,Max問Furiosa“你怎么知道有綠洲?”“我在那里出生。”“那你為什么離開?”“我沒有,我是被擄走的。”“你逃過嗎?”“很多次,現在我是不死老喬的將軍,開車油罐車,這是我最好的機會。”“她們呢?”“她們在尋求希望。”“那你呢?”“救贖。” 接著他們看到了遠方的構筑物,Furiosa“我以前見過這東西。”Max說“那一定是誘餌。”Furiosa下車自報家門,認親成功,說已經離開7000多天了,而她媽媽第三天就死了。“我等不及讓她們見識一下了。”“見識什么?”“綠洲。”“可是如果你們從西方來,你們已經經過了。”于是大家才知道那片恐怖的烏鴉沼澤就是曾經的綠洲。 夜幕下,“看,那是衛星。”“Giddy小姐講過,那是舊時代用來發射信號用的。”“你說那上面會不會還有人?還在發射信號?”“電視節目,舊時代人人都愛看電視節目。” The Dag對著自己的肚子說,“小喬啊,你可別急著出來,外面的世界沒有這么好玩。”白發老奶奶問道,“你懷孕了?”“肯定是個丑陋的小軍閥。”“說不定是個女孩。”“你用那個殺過很多人?”“我殺死每個路過這里的人,從這里穿過(指后頸)。”“我還以為你們很非凡呢(諷刺)。”“過來,給你看些東西。”“種子?”“這可是真東西,從家鄉帶來的,我一直試著播種,但沒有活的,土地酸化了,什么也種不成。”   另一邊Furiosa找到Max,“我能和你談談嗎?我和其他人都談過了。我覺得現在是我們穿越平原的大好時機。我們把油罐車留在這兒,騎摩托滿載而出發,可以行駛160天。我們給你留了一輛,歡迎你和我們一起。”Max拒絕了。“擁有希望是個錯誤。如果你無法挽回大局,最后你會變得,瘋狂。” 第二天早上,摩托車隊出發,獨留Max在營地,Max又產生了幻覺,“你在干嘛?爸爸,快來啊。”于是Max追上車隊,給了Furiosa他畫的地圖。“這里是你要去的地方。”“你讓我們回去?”“我還以為你已經恢復正常了呢。”“可我們就是從這里來的。”“哪里?”“堡壘”“那里有什么?”“綠意。”“有作物,還有取之不盡的水,只要你不怕高。”“水從哪里來?”“不死老喬從地底抽的,他控制了水源,以此來統治大家。”“他聽著就讓人討厭。”“可是我們繞過山脈要花兩周。”“不,我們原路返回。”“道路一定打通了,追我們的車隊就是從那兒過來的。”然后Max解釋道,“我們原路回去,等到過山區狹窄通道時,解開油罐車的鏈條,引爆它,造成塌方,堵住追兵。”Furiosa問“就算我們回到堡壘,那該怎么辦?假設我們那時還活著。”妻子們議論道,“堡壘里只剩戰爭男童和老弱病殘了。”“而且Nux和我們一起,他押我們回去也合情合理。”大家看Nux,Nux點頭說“嗯,聽上去還蠻有希望的。”最后Max對Furiosa說,“我敢保證如果你繼續往這走160天,見到的仍然只是沙子。但我們原路殺回去,也許我們可以……一起……得到某種救贖。” 然后就一路殺回去了。又是追車戲,“你在干嘛?”“祈禱。”“向誰祈禱?”“任何能聽見的人。” 追車戲最后Furiosa受傷,但不死老喬的車頂在油罐車前,于是Furiosa讓Nux來開車,自己試圖爬向不死老喬的車讓他不再擋道。這是Fragile喊了“Rictus,帶我走!”Rictus便過來把她抱上不死喬的車,但她“詐降”是為了先到不死喬車上然后幫Furiosa上車,后面鏡頭有交代,她去拉Furiosa說“這邊,快來!”Furiosa成功來到了不死喬邊上,問他“還記得我嗎?”然后就把老喬的面具和臉卷進車輪里了。 Fragile對后車的人們宣布,“他死了。他死了!”Nux的三觀又更新了。大家陸續開始向前車撤離,The Dag帶走了白發奶奶的種子箱。白發奶奶含笑離世。Nux對Capable說“你先爬過去,我等你上去了鎖死油門就跟上”。但Rictus站在油罐車前試圖毀掉前車,于是Nux之后減速拉開了兩車距離,犧牲前對Capable說“見證我”(“Witness me.”)。 擺脫追兵后,重傷的Furiosa快不行了,“她為什么發出怪聲?”“這是氣胸,她的肺部隨著每次呼吸而坍塌。”Max告訴了她自己的名字,“Max,我叫Max。Max是我的名字。”Furiosa喃喃道,“家園,回家了。”然后暈了過去,“她失血過多,暈過去了。”Max聽言立馬開始給她輸血。 回到堡壘,“不死老喬死了!”“讓她們上去!”

返回首頁返回頂部網站地圖

网站地图